您現在的位置:新聞首頁>國內新聞

改制9年后遺癥:長沙電機廠股東沖突升級

2019-10-17 09:59編輯:admin人氣:


  2014年1月13日,一場圍繞長沙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長沙電機廠)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立案案由)的案件將在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這背后涉及到的該公司大小股東之間的矛盾升級即將公開化。一些小股東認為,以原國企廠長身份改制而變成大股東的董事長唐朝暉在改制之后步步為營,存在轉移掏空公司資產的行為,損害了小股東的利益。大股東唐朝暉則認為,自從2012年下半年起公司開始精簡機構,公司改革觸動了部分人的利益,從而導致他們故意挑起事端。

  有熟悉長沙國企改制的知情人認為,矛盾的主要原因是資產增值引發的,資產增值使經營者的財富被放大,改制企業老職工的收入遠遠跟不上,雙方利益的差距越來越大。作為曾經的大型骨干企業長沙電機廠,連年虧損上千萬,企業職工從1700人驟降到700多人,而董事長唐朝暉的財富卻直線膨脹。

  一些小股東認為,唐朝暉和某些高管正在蛀空公司,并對為公司辛勤工作的員工兼小股東采取卸磨殺驢的策略;廣大小股東對公司的重大投資決策及資金轉移情況一無所知,甚至連參加股東大會這種最基本的股東權利都無法行使,事先無法正常獲得開會通知。他們聯合起來,在罷免大股東董事長無望的情況下,正準備訴諸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意在維護數百小股東的合法權益。

  股東大會矛盾爆發

  2013年11月20日的第一次股東大會因大小股東對抗激烈而被迫在一小時之后休會。

  公司小股東段水清告訴記者:公司股東大會正常情況下是每年3月召開一次,今年3月的股東會因唐朝暉害怕沒把握而遲遲未召開。今年10月當他認為有把握時便在10月30日的董事會上提出,把今年應該召開的股東會跟2014年應召開的第四屆換屆股東大會合并于11月20日召開。

  為了牢牢掌控局面,此次股東大會議題只有一個便是改選董事。一方面稱此次改選為海選,另一方面又不讓持有15萬股以下的股東參加大會。許多小股東認為,這種做法完全違反了《公司法》第三十六條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會由全體股東組成和公司章程第十二條股東有出席或委托代理人出席股東會并行使表決權的權利。之規定。

  11月20日上午10時,股東大會即將在長沙電機廠四樓召開。小股東朱建軍、朱海明、肖建國等幾十人,帶著股權證、身份證等來到廠門口,還沒邁進廠區大門,就被保安拒之門外,小股東們耐心地跟保安解釋,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參加公司股東大會是被允許的,保安卻無動于衷,反而拉起了30來人組成的人墻,最后經過小股東極力主張權利和交涉,才得以進入會場。

  在會上,小股東連續質問公司現任董事長唐朝暉,為什么去年年底和今年請會計師事務所做的審計報告不公布?公司股權異動為什么不公示?唐朝暉為什么能夠不經股東大會和董事會同意,就能先后借走500萬元和2000萬元,而且2000萬元直接打到其女兒(不是公司的人)銀行卡上,唐朝暉女兒為什么能借走250萬元到典當行牟利?為什么要裁掉400多名員工,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企業的功臣骨干,如勞動模范、先進生產者、優秀工段長等等。

  面對小股東們的質問,唐朝暉并沒有回答,而是匆忙宣布休會。段水清認為,公司之所以不讓小股東參加股東大會,是企圖排除異己,掃清障礙。最令人意外的是,會后扣發了其中6名參會的小股東的工資。朱建軍直指唐朝暉打擊報復,而從公司借款,實質就是挪用公款,牟取私利;公司裁員,其實就是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他們曾經想聯合起來對抗大股東唐朝暉,但是他們的股本太小,無法實現對大股東的罷免。無奈之下,小股東們訴諸長沙中院,法院已經受理。

  接下來更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發生了,長沙電機廠于12月10日在《長沙晚報》上刊登了一小豆腐塊復會公告。公告稱:現根據公司實際情況,公司定于2013年12月11日上午7:30在公司辦公樓四樓會議室復會。

  廣大小股東認為,雖然通過報紙登出了復會公告,但這種頭天晚報刊登通知第二天早上7點半就開會的做法是違反《公司法》的,這是明顯有意不讓一些股東知曉。甚至連在11月20日被邀請參會的黃祝齡、彭中華、鄧志章等人也沒有接到通知。《公司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召開股東會會議,應當于會議召開十五日前通知全體股東。結果這次會議使近300萬股的股東被排斥在外。

  我們非常憤怒,這是剝奪了我們的合法權利。段水清說,我們已經聯系了律師即將向人民法院起訴維權。

  改制后遺癥

  要揭開長沙電機廠小大股東矛盾的源頭,需要從該廠的歷史說起。

  長沙電機廠的前身是一家有著悠久歷史的老國企。始建于1946年的長沙電機廠,屬于國家大型二檔企業,為我國冶金、電力、水利、化工、礦山、機械等行業提供了大量電機配套產品。上世紀90年代初期,該廠在同行業中的地位如日中天,其產品在市場上十分暢銷,甚至出現了客戶手拿現金、上門排隊等候的火熱場景。

  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期,受國內經濟形勢影響,我國電機行業普遍不景氣。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2000年下半年,才有所緩和。然而長沙電機廠未能抓住機遇仍然在走下坡路,連年虧損,幾乎到了揭不開鍋的地步。

  2002年7月,市經委任命唐朝暉為長沙電機廠廠長。按今年3月份唐朝暉對媒體的說法,他唐朝暉接手的長沙電機廠是副爛攤子:正常上班時間,有人嚼檳榔,有人叼著香煙;廠區衛生一塌糊涂,到處都是亂糟糟的情形。

  在2003年,在唐朝輝的主導下做了幾件事,把公司內部的小電機承包,上海成立分公司,由他同學吳玉強任小電機公司經理和上海分公司經理。當時公司規定:無論電機價格如何,均有5個點的提成;上海分公司有權下浮廠價30%。有熟悉情況的長沙電機廠高管告訴記者,這讓唐朝暉完成了他在長電的第一桶金。

  本世紀初,長沙出臺國企改革意見,要求實行兩個置換,即通過產權轉讓,置換企業的國有性質;通過一次性補償,置換職工的全民身份,讓職工走向市場。

  當時確定國有資產出讓價的方法是:從待改制國有企業的評估總資產中減去其負債得出其凈資產,再減去按人均標準支付的給解除勞動關系職工的經濟補償金,扣除資產損失、拖欠職工工資等費用,剩下的才是擬出售的企業國有資產。

  在企業生存艱難時,長沙電機廠也面臨著改制或破產的決擇。雖有爭議但是在2004年1月17日召開的長電職代會上,通過無記名投票方式,順利地通過了改制方案。到年底,全廠99.44%的職工的勞動關系得到理順。至此,長沙電機廠全面完成了產權制度改革,國有資本全部退出。

  據了解,在2004年改制時長電有職工1700多人,到長沙電機廠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時有員工1300多人。企業性質是全員持股,股本金即注冊資金為1600.25萬元。有大、小股東600多人。

  唐朝暉作為當時政府委派的管理者,享受了當時長沙國企改制的政策,擁有公司股權300萬元,占總股本的19%。公司注冊時因《公司法》規定登記股東須在50人以內,當時公司采取的策略是以時任48名中、高層管理人員的名字登記為股東,余下的股東就是隱名股東,公司按出資額給每位股東發放了股權證,但是并沒有具體的一一對應的關系。

  公司改制最初幾年,公司生產經營頗有起色,銷售年收入一度達到5個億。然而有關大小股東的爭議一直未停過。尤其是在位于二環內的長沙電機廠老廠將全部搬遷到三環外的天心環保工業園的2009年,發生過維權職工把老廠門堵住4天4夜的事。

  作為當時公推的維權代表盛國強曾對媒體表示:2004年改制時,唐朝暉涉嫌通過惡意瞞評、低評、漏評等手段虛減國有資產,從而導致原改制企業的全部經營性國有資產彌補改制成本后出現1.9億元的赤字,國家不得不用長沙電機廠占用的土地進行作價彌補。

  盛國強曾任長沙電機廠財務負責人,讓他和老職工不平衡的是,電機廠賣地凈賺3.6億元,唐朝暉憑借其股權僅此一項就獲得了7425萬元,短短幾年唐朝暉已坐擁億元以上資產,而廣大電機廠老職工只能拿到千余元的退休金。

  小股東維權與公司治理

  按照《公司法》和現代企業制度的要求,企業應該要建立健全各負其責、協調運轉、相互制衡的法人治理結構。但是由于長沙電機廠是從國企改制過來,股權結構一直未能理順。

  有長沙電機廠內部員工認為,隨著原總經理黃祝齡2009年退休,原黨委書記張明義于2010年初病逝,逐步失去了對同時兼任董事長和總經理的唐朝暉的制約,唐的私欲逐漸膨脹,想盡辦法拉攏高管。

  2010年至2011年間,據黃祝齡提供的借款、匯款憑證等相關證據可以看出,唐朝暉在廣大股東不知情的情況下,擅自挪用公司資金2600萬,拉上公司高管向公司借支1040萬,再按個人比例一比一出資1040萬,聯合另一家公司出資500萬元共同成立了長沙電機廠控股的長譽典當行。其中,讓他還在讀書的女兒唐思佳成為該公司的法人代表,并從長沙電機廠借支250萬入股典當行。

  長沙電機廠、唐朝暉及其他公司高管入股長譽典當行后各自已按每年12%、20%不等的利息分紅。唐朝暉此舉不僅侵害了小股東的權益,同時也為他拉籠收買公司高層提供了機會,形成了一個小利益集團。段水清認為,這為唐朝暉一手遮天提供了便利。

  據長沙電機廠內部員工稱,從2010年至2011年,唐朝暉擅自從公司抽走數千萬的資金,導致公司資金嚴重短缺,原材料無法購進,生產計劃無法完成,錯失一個個大訂單,而銷售人員的提成近一年無法兌現,嚴重影響積極性,造成合同訂單銳減,公司自然虧損。

  其中一件有代表性的是,因為唐朝暉等人占用了公司的資金致使公司無法按時歸還一筆于2011年到期的4000萬元銀行貸款,最后公司不得不借高利貸,光利息就多支付了幾百萬元。

  近年來公司主業經營一落千丈。根據公司的銷售利潤表,2010年虧損2971萬,2011年虧損312萬,2012年虧損3167萬,2013年上半年虧損672萬。這幾年公司的銷售額在3到4個億之間,而同樣的銷售額,在2009年,公司卻實現了452萬的盈利。

  以段水清為代表的小股東認為,公司僅在2012年就裁掉了25%以上的400多名員工,由于一些熟練員工都在被裁之列,導致公司生產的產品質量不穩定,生產經營更加困難。公司由行業73個企業排名中的第11位下滑至第69位。我們擔心唐朝暉加速掏空企業之后好遠走高飛,畢竟他們全家已經辦好了移民加拿大的手續,留下個爛攤子。

  針對這些情況,唐朝暉不愿接受本網記者的采訪,他不接手機也不回短信。不過,此前不久唐朝暉接受湖南當地某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裁員,主要是人浮于事,勞動效率低下,為了精簡機構,才裁掉一批人,而一些搞銷售的股東反對他,最主要的原因是公司改制斷了這些人的財路,他們業務提成一度高達百分之一二十,結果是公司虧損,他們盈利。現在改制后,提成沒有那么多了,他們利益就受損。今年,公司成本節約2000多萬,平均下降了10%,員工工資漲了28%,平均收入每月可以達到3400元。

  針對長譽典當行相關情況,他也坦承,2011年5月長譽典當行總股本5000多萬,法人股2個,自然人股東11個,女兒確實向公司借款250萬入股,成為典當行的法人代表,但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典當行還是公司控股,也是公司投資方向和收益來源之一。

  針對這種國企改制之下的公司股東之間的糾紛,小股東尤其是隱名股東的權利怎么維護?湖南湘軍律師事務所蔡瑛律師認為,這些隱名股東只能通過工商登記的股東主張權利,如果大股東確實存在侵害小股東的權益,可以通過合法股東向法院提起訴訟。通過合法途徑確保自身利益。

  而一位熟悉國企改革但不愿透露姓名的專家表示,在國企改革的過程中確實存在一系列問題,現在將進行一輪新的國企改革,需要特別注意,在改制方案設計過程中要形成可以持續能長久保護職工在內的利益相關方的利益。事實上,長沙電機廠可以借鑒一些上市公司如何處理工會持股、多數員工持股的經驗,把這些隱名股東做一次對價完成整合。

(來源:未知)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已推薦
0
  • 凡本網注明"來源: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轉載請必須注明中,http://www.bcjuhd.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圖說新聞

更多>>
酒精生產線DCS控制系統的設計

酒精生產線DCS控制系統的設計



返回首頁
彩票综合走势图表